罗林律师 所在地区:重庆

  • 擅长领域:婚姻家庭
  • 执业律所:罗林
  • 执业证号:15001201010781490
  • 向我提问 在线咨询
    400-808-3825
    执律格言:踏踏实实把当事人交办的事办好、办精、办细。
    联系方式
    • 联系人:罗林
    • 电话:4008083825
    • 手机:4008083825
    荣誉资质
    • 暂未上传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律师说法 » 法院亲子鉴定失误致错养儿子 家人找律师起诉索赔295万
    律师说法
    法院亲子鉴定失误致错养儿子 家人找律师起诉索赔295万
    发布时间:2019-06-10        浏览次数:71        返回列表
      几十年来,重庆母亲朱晓娟的生活就像坐过山车。她的儿子在一岁零三个月大的时候被他的保姆拐走了,随即河南 高院的一纸DNA鉴定让他们全家“团聚”。然而,令她震惊的是,2018年3月,一份来自重庆的权威DNA鉴定报告显示, 她被绑架的儿子已经在四川省南充市生活多年,这意味着之前的鉴定报告是错误的。
      5月27日,她向河南高等法院提起诉讼,控告其DNA鉴定报告错误,并在重庆市渝中区法院进行证据交换和院前调解 。她要求总共295万元的赔偿。
    法院亲子鉴定失误致错养儿子 家人找律师起诉索赔295万
      A/失子之痛
      1岁儿子被保姆抱走
      一纸DNA鉴定让母子“团聚”

      时光倒流到1992年6月。
      朱晓娟是重庆一家医院的护士。她丈夫是宣传干部。他们住在重庆市渝中区解放纪念碑附近。
      “我们都很忙,儿子1岁零3个月大的时候,我们雇了一个保姆。”朱晓娟告诉记者,保姆给了他们一张身份证,上 面显示她的名字叫罗宣菊,是重庆忠县人。20多年后,我才知道她的真名是何小平,四川南充人。
      同年6月10日,保姆何小平来到他们家上班一周。这天早上,朱小娟像往常一样匆匆忙忙地去上班,而她的丈夫却 没有从前一天的合川出差回来。
      那天中午,朱小娟的妈妈去她家看她的孙子,发现门开着,保姆和孙子不见了,邻居说早上看到保姆抱着孩子出去 了,保姆说要买菜,但一直没有看到她回来。然后午饭后正要去吃中饭的朱小娟,突然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说家里发 生了一件大事,保姆把孩子带走了。朱小娟回忆说,她哭着冲回家,当时正在重庆合川出差丈夫紧跟着回到家。
      夫妻俩发动亲朋好友开始四处寻找,他们找遍了附近所有的街道小巷,彻夜未眠,什么也没有,他们向朝天门渝中 区派出所报案。
      从那时起,他们走遍全国,发表了无数的海报,但仍然没有儿子。
      1995年12月,他们听说河南省兰考县公安局在一次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的专项行动中解救了一批被拐卖儿童。其中, 一个名叫徐盼盼的男孩被怀疑是他们的儿子。这对夫妇到达后,在河南省开封的兰考县公安局局长徐大刚家看到了徐盼 盼。
      为了谨慎起见,这对夫妇决定做DNA测试。兰考县公安局委托河南省高级法院进行亲子鉴定,朱晓娟夫妻支付了 1500元的亲子鉴定费用。
      1996年1月15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出具了(1995)豫法医鉴字第19号《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亲子关系鉴定》,认 定徐盼盼与朱晓娟具有生物学上的亲子关系。
    法院亲子鉴定失误致错养儿子 家人找律师起诉索赔295万
      B/晴天霹雳
      保姆投案自首
      亲儿子26年后突然回家

      这对夫妇被这报告说服,带着徐盼盼回到重庆和他们一起生活。
      在接下来的23年里,这对夫妻竭尽全力为徐盼盼创造一个良好的教育环境,并把他抚养成人。
      然而,他们愈合了的伤口,多年后随着重庆一份权威的DNA鉴定报告,又被撕得鲜血淋漓。
      最初,2018年1月,有媒体报道称四川南充一名叫何小平的女子曾到当地警方主动投案,称她在1992年从重庆渝中区 把一个小男孩名叫刘金心,对方已经长大,多年来一直跟着她的生活南充顺庆区,她声称要为他找到亲生父母赎罪。
      媒体报道直接指向朱晓娟,重庆市渝中区警方随即展开调查。
      为了查明真相,渝中区警方委托重庆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进行亲子鉴定。
      2018年3月左右,朱晓娟收到重庆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的DNA检测报告,证实她与许盼盼的亲子关系不建立,而与 刘金心的亲权关系成立。
      晴天霹雳!
      26年后,亲生儿子刘金心突然回家,当年还在学说话,蹒跚学步的天真的孩子,突然以一个饱经沧桑,历经坎坷的陌 生男子的相貌出现在她面前,这令她苦乐参半。
      后来调查得知,保姆何小平抱着朱晓娟的儿子,在重庆乘长途汽车直接回南充顺庆区农村老家。
      朱晓娟痛苦地告诉记者,这是根据河南省高等法院的鉴定结论的无限信任,她以为她终于失去了儿子,来缓解“失去 孩子的痛苦,”但后来事件让她的生命就像一个过山车,一个接一个地难受不已。
      她哽咽着说,她想知道河南省高级法院的报告是怎么做出来的?
    http://m.dazhuanglawyer.com/tupian/20190610/201906101806039292.jpg
      C/状告法院
      向河南高院索赔295万余元

      朱晓娟今年55岁,当初事发时家住重庆渝中区解放碑,目前住在重庆南岸区。
      2018年9月,她提交给重庆渝中区法院文件称22年前的结论基于对河南高院鉴定结论无限的信任,她认为找回了失去 的儿子,治愈了失去孩子的伤痛,那么权威的鉴定结论,将她已经愈合的伤口再次被血粼粼的撕开,让她痛苦。
      她说,一切都证明河南高等法院的DNA鉴定结论是错误的,错误的鉴定对她造成了无法弥补的终身伤害。
      她热泪盈眶地告诉记者,她所遭受的精神创伤,以及整个家庭的命运被改写的事实,是永远无法修复或逆转的。为 此,她向向重庆渝中区法院起诉河南高院,要求赔偿经济损失195万元,精神损害赔偿100万元。
      今年3月25日,渝中区法院认定她的诉讼符合法律受理要求,决定立案审理。
      最新进展
      河南高院承认“1996年出具亲子鉴定结论错误”
      5月27日上午,双方在渝中区法院进行了证据交换和庭前调解。索赔金额上,双方存在较大分歧,调解失败。
      朱晓娟向记者展示了一份加盖河南高等法院公章的民事答辩状,该文件已于5月10日签署。河南高等法院对此表示 高度重视,经与有关专家磋商,积极寻找错误结论的原因。
      他们了解到,DNA指纹技术在20世纪90年代初被引入中国,但由于实验流程复杂、技术要求严格、实验方法难以标 准化,该技术存在局限性。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以来,随着PCR-STR分型技术的推广与应用,DNA指纹检测技术逐渐被较 为成熟的技术所取代。
      他们认为,由于技术上的限制,他们在1996年发布的亲子鉴定结论是错误的。他们向朱晓娟表示深深的歉意,“充 分理解朱晓娟作为母亲的感受,并尊重其通过诉讼尊重她的合法权益。”
      他们“始终对朱晓娟女士深表歉意,在整个诉讼过程中秉持最大的诚意,继续与朱晓娟女士协商、和解;尊重和接 受合法、公正的判决,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4
    0条  相关评论
    400-808-3825